下跌!|玉米、小麦开始下跌,囤货贸易商着急了……

2021-06-24
一波单边下跌走势将玉米拖到了年内低位,周三空头减仓支撑期价跌势暂止,但在供应相对充足、需求增长不佳的背景下,期价依然徘徊在年内低位附近。
  
目前国内玉米市场依旧处于下跌通道中,东北及华北黄淮产区受资金到期影响,贸易商出货更加积极,粮源出货速度加快,加工企业则继续压价收购。

另外,进口玉米持续投放市场,对市场心态形成制约。相比于首拍的全部大幅溢价成交,第二轮拍卖的溢价幅度明显下降,几乎以2750元/吨底价成交,成交区间2750-2760元/吨。中储粮网公告称,6月25日将举行第三场进口玉米拍卖公告,投放量缩水至1.8万吨。交易实行先款后货的方式,出库期为40天,合同生效之日起20天内一次或分批支付全部货款,保证金额为270元/吨。关注周五进口拍卖的具体成交和溢价情况。

囤玉米贸易商心情忐忑着了急

玉米贸易商丁强告诉期货日报记者,眼看着当地生猪出栏价跌破了7元/斤,拖累玉米价格天天下滑,他那囤有大量玉米的贸易伙伴开始着了急,囤积的玉米再不出手就要亏到本钱了。尤其是当前国内玉米、生猪价格却不断下跌。
“小麦价格为什么会上涨?还不是玉米价格高了以后小麦性价比提升所致。”山东省小麦贸易商李强表示,前一时期,国内玉米价格远高于小麦价格,导致小麦替代玉米的数量不断增加,一些饲料加工与养殖企业大量采购小麦来替代玉米,年小麦替代玉米的预期值高达3500万吨以上,最终促使小麦价格追随玉米不断上行。但如今玉米价格回落了,那小麦价格还会上涨多久呢?


自2019年至今年4月初,国内玉米市场供应一直偏紧,拉动市场价格不断走高,近一年多时间累计涨幅有1000元/吨左右。为了填补国内市场玉米供应缺口,我国不断加大玉米、大麦、高粱等农产品进口量。


数据显示,1—5月累计进口玉米1173万吨,同比增长322.8%;进口大麦465万吨,同比增长139.1%;进口高粱369万吨,同比增长237%。另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初,我国已采购了2200多万吨美国玉米。预计未来玉米等谷物进口量仍比较大。


最为重要的是,国产小麦、稻谷也大量进入玉米饲料原料市场,国内玉米市场供需关系得到改善。值得注意的是,国内生猪价格大幅下滑,养殖户普遍亏损,这等于去除了支撑玉米价格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

另外,面对大宗商品价格整体上行,政府不断出台调控措施,进一步加强了对大宗商品价格监测预警和市场监管,规范经营主体的价格行为,一定程度上也给高企的玉米价格降了温。

丁强告诉记者,预计后期玉米市场难有利好因素出现,玉米价格仍有回落空间。

一是我国新季玉米播种面积增幅较大,新增供应量增加。据了解,由于产量高、投入少与机械化程度高,今年不少地区农民扩大了玉米种植面积,预计全国玉米播种面积增加2050万亩以上。

二是国内玉米工业消费增长前景由好转稳,加上各地环保力度加强,玉米工业需求增长速度放缓。

三是受安全保存玉米难度加大的影响,东北地区部分玉米贸易商惜售心理发生变化。在雨水增多、气温升高令玉米霉变风险加大之时,及时抛售止损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四是政策性玉米开始“重出江湖”,虽然数量不大,但对市场心理的影响不容忽视。其中,进口玉米的竞价销售对市场明显形成了打压。

五是进口肉类数量庞大。据了解,2020年我国进口各种肉类(不含水产品)990万吨左右,同比进口增幅较大,为60%左右,其中进口的肉类主要为猪肉、牛肉等。今年肉类进口数量更是突飞猛进。海关数据显示,5月国内猪肉及猪杂碎进口47万吨,其中猪肉进口37万吨;1—5月猪肉进口总量196万吨,同比增长13.7%。

今年小麦市场比较特殊

据记者了解,当前全国新麦收获与收购工作已经全面展开。

其中,湖北省新麦收割早已结束,市场进入新麦上市与收购阶段,但由于质量较低,往年大量销往山东、河北、河南与川渝的现象不复存在,不过受其他产区新麦价格上涨提振,即使毒素较高的新麦近期价格也从1元/斤左右涨到了1.1元/斤以上。

河南、江苏、安徽省新麦收割接近尾声,省内各地新麦收购工作如火如荼,新麦收购价格不断上行。例如,河南省大多数粮源集中在基层,很多小粮贩利用硬化过的场地,仅靠数张帆布就存有上百吨的新麦,沿乡间公路与省道穿行,可以看到很多的“小粮点”星罗棋布般地分布着。

陕西、河北、山东省的麦收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山东省部分地区新麦受降雨影响出现萌动,各省新麦上市量陆续加大。

新麦价格之所以高开高走,主要原因在于:今年参与收购的市场主体众多,产业外机构与资金介入积极,再加上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小麦替代玉米数量庞大,市场较为看好新麦价格,这不但令新麦开秤价较高,而且市场还出现了新麦收购价“一天上一个台阶”的走势。据了解,当前小麦主产省大中型粮库的到库收购价普遍在1.26—1.3元/斤,制粉企业厂内的收购价为1.28—1.31元/斤,部分机构的收购价为1.28—1.315元/斤。

“今年新麦市场比较特殊,主要表现为湖北粮商北上收购、基层粮商惜售、制粉企业高价收购、市场资金供应充足等。”一家国家粮库业务副总经理告诉记者,自6月初新麦上市至今,她一直带着业务人员下基层找粮源,但看好的小麦不止一次被湖北省的粮商与制粉企业加价撬走。同时,今年的小粮贩普遍“见钱眼开”,谈好的价格说变就变,而且还随时变卦说“不卖了”。

小麦贸易商齐凯告诉记者,面对较高的新麦价格,现在大多数收购新麦的粮商,心情是忐忑不安,小麦价格高企意味着市场风险不断加大、后期价格上行空间被挤占。所以,在此情况下,收还是不收小麦,难以抉择。

齐凯说,现在市场上各类消息满天飞,如6月19日就有消息称,有关机构已公布了7月份重新启动最低收购价小麦拍卖的公告,国内部分地区新麦收购价格止涨回稳和国内玉米价跌幅较大就与此有关系。不过,这类消息并没有在官方机构网站上搜寻到。

农资价格上涨幅度之大令人忧

自新麦上市至今,市场针对新麦价格的讨论如烧开的沸水翻腾不止。有人讲“今年的新麦收购市场最‘疯狂’,往年的小粮商、小贸易商成为收购主体令人‘不服’。而大粮商之所以不敢入市,一是新麦价格太‘疯狂’,二是守住了不涨价的底线”。有人讲“全是资金过多‘惹祸’,应加强收购市场管理,不能谁都可以入市收麦子”。

在调研中,期货日报记者发现,虽然今年新麦上市价格上涨较多,但综合分析可以发现,麦农的收入并没有大幅增加,无论是玉米价格前期的上涨,还是当前新麦价格的高企,实际上都是正常的价格回归。一是小麦、玉米的直接种植成本增幅较大,主要是人工与农资成本增加较多,如农资价格涨幅在50%以上。二是租地费用增长较快,如东北等地租地费用大幅增长现象较为普遍。三是各项杂费支出增多,如水费、电费、机械费用等。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月1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针对今年以来农资价格较快上涨对实际种粮农民一次性发放补贴;决定扩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实施范围,增强农民抵御风险能力。会议指出,农业是稳民心、安天下的产业。


玉米、生猪价格跌提了一个醒


综合来看,5月底以来的新麦涨、玉米与生猪价格跌,既有市场原因,也有调控影响。长远来看,这给我们在未来如何增强粮食供应能力、增强市场调控筹码等提了一个醒,也让我们反思如何更合理科学地实施好相关农业政策,以及杜绝粮食浪费行为。

据业内专业人士介绍,我国粮食生产长期面临着土地不足、地下水超采、农药化肥过量施用、土壤地力下降,以及农民种粮积极性不高、国际农业竞争力不强、财政投入压力加大、种业科技创新实力不强等问题。而且,我国大规模进口粮食受到国际舆论压力、冲击国内市场、不确定性因素频发等诸多挑战。

“今年新麦市场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河南省濮阳市一家国营粮库业务负责人常爱国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基层小粮贩先把新麦搞到手,说明整个小麦市场市场化程度提高了,市场意识增强了。在成本支撑下,小麦价格回归价值,接地气的基层小商贩首先发现这一点,他们敢于出手收粮说明对市场了解得更透。国营粮库等犹豫不决,一方面是想等政策出台调控,另一方面是应对机制落后。当前,小麦市场的供需结构、供应链循环过程、国内外农产品市场波动规律等均发生了较大变化,经营思路一成不变势必在竞争中落败。

来源:摘选自期货日报,中华粮网,文华财经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